「你開心就好。」麥格教授笑着說道,「你開心就好……雖然你搗蛋的時候是個十足的討厭鬼,但是你開心就好……你開心就好……開心就好……」

麥格教授抱着提耶拉,在提耶拉耳邊喃喃的說道。

被麥格教授抱住的提耶拉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一點僵硬,一股酥麻麻的感覺從自己的心臟蔓延。

正在這個時候,古怪姐妹再次奏響了手裏的樂器,一首舒緩的圓舞曲的旋律開始飄蕩在禮堂大廳上方。

「不過你的舞跳得實在是太差了!」麥格教授突然放開提耶拉,然後有些粗暴的握住提耶拉的兩隻手——

「你的舞跳得實在是太差了,真的是太差了太差了!」麥格教授似乎又變回了往常的模樣,有些威嚴滿滿的訓斥着提耶拉。

提耶拉:……

酥麻的感覺瞬間消失。

「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麥格教授握著提耶拉的手,生硬的拽著提耶拉左右晃動。

「你的手,提耶拉,你的手!放在我的腰上。」麥格教授突然嚴厲的說道,「認真跳!格蘭芬多學院在魔法界受人尊崇!我絕不允許你的那醜態畢露的舞姿在一夜之間玷污它的名聲!」

提耶拉:……

教授您是不是喝醉了,我已經玷污完了。

「快動起來!邁左腳!邁左腳!」麥格教授嚴厲的訓斥道。

「還有你的右手!右手要同時一起動!」麥格教授又說道。

「對!對!就是這樣,好!現在手臂抬高!對,慢慢的抬高!」麥格教授又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提耶拉覺得這支圓舞曲格外的漫長,他渾身肌肉緊繃,像是個提線木偶一般被麥格教授擺弄——

又過了幾分鐘,也許是幾十分鐘,這隻圓舞曲終於進入了尾聲。

「你看,你跳得很不錯嘛!」圓舞曲結束之後,麥格教授「咯咯咯」的笑着說道,「現在還差最後一步,一個紳士在一支舞結束之後應該……」

提耶拉聽天由命的翻了個白眼,讓麥格教授的左手搭在自己的右手上,另一隻手背後,然後向後退了一步,深深的鞠了個躬。

「咯咯咯!」麥格教授又笑了起來,伸出手一下又一下的拍著提耶拉的肩膀,然後揉了揉提耶拉的頭髮,「你看,你這不是跳得很好嗎?」

「願瘋狂遠去,願理性長存。」提耶拉趕緊說出了那句話。

「也祝你幸福!提耶拉,也祝你幸福!」麥格教授那被酒精當機了的大腦顯然並沒有理解提耶拉這句話的含義,但至少聽懂了「祝」這個詞,所以——

「祝你幸福快樂提耶拉!」麥格教授慈愛的說道。

提耶拉:……

「唉……」提耶拉嘆了一口氣,「也祝您幸福,麥格教授。」

和麥格教授跳完之後,提耶拉又去邀請其他女孩——

但這並不怎麼容易,因為隨着時間越來越晚,越來越晚,禮堂大廳裏面的人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這讓提耶拉最後不得不找到坐在禮堂樓梯上的的哈利還有羅恩,拉着哈利一起跳了一支錯漏百出的舞——

顯然,他們在誰跳男步,誰跳女步方面有了一點分歧。

兩個人跳得雜亂不堪,一會兒提耶拉的腳絆到了哈利的腿,一會兒哈利的手絆到了提耶拉的胳膊,一會兒哈利踩到了提耶拉的長袍邊角,又一會兒提耶拉一不小心碰歪了哈利的眼鏡。

兩個人就像是兩隻扭打在一起的猴子一樣,如果放在平時,甚至早幾個小時的時候,哈利知道自己跳得這麼難看一定會尷尬得羞紅了臉,但現在——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每犯一個錯誤,提耶拉和哈利就看着彼此傻笑起來。

這兩個頑皮的男生甚至還會互相戳痒痒肉。

好在麥格教授因為不勝酒力早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休息去了,否則若是她在這裏看到哈利和提耶拉這麼跳舞,一定會揪着他們的耳朵懊惱的訓斥。

終於,這支舞曲也結束了,哈利和提耶拉學得有模有樣的互相鞠了個躬——

「願瘋狂遠去,願理性長存。」提耶拉說道。

「啊?」哈利愣了一下,然後習慣性的學着提耶拉說道,「願瘋狂遠去,願理性長存。」

「謝謝你,哈利,謝謝你。」提耶拉笑着又鞠了一個躬,「謝謝你。」

7017k最終,蕭玉嬋沒參與年齡大小排序。

她是老大。

她是姐。

她是端王妃。

她說了算!

肖畫比王清雙大一歲。

王清雙15歲。

肖畫16歲。

故而,肖畫排王清雙前頭,當老二。

王清雙排第三,當三妹。

……

《男主每天都想殺我》第122章她是老大二更 強魂草!

冷韻仙微微一愣。

藥材和煉丹師的品級一樣。

都是分為一到九品。

一品檔次最低,九品最高。

這強魂草屬於一品藥材,檔次不高,但培育起來極為麻煩,很容易就會養死。

所以整個宗門也沒幾株,因其特殊的葯值,倒是賣的比二品三品藥材更貴,甚至比二品三品已經煉製好的丹藥都要貴。

在冷韻仙的印象中,一株強魂草在積分閣需要一千積分才能換到。

而且還是有分不一定有的換!資源極度缺失!

因為葯值太古怪了,什麼作用都沒,就是帶在身邊有強魂安神的能力,一般修靈者都是將此藥材用在閉關修鍊時,讓自己心無旁騖的去修鍊,如此不容易走火入魔,又或者來這崇陽塔修鍊,有這藥材在身邊,修靈者穩如勁松,感知不到靈氣威壓。

「就這麼用掉了……」

冷韻仙看着強魂草微微皺眉。

強魂草一但摘下,必須用特殊的錦盒保管,不讓其靈氣消散。

此刻的林梟實在是太奢侈了!

這東西連她冷韻仙都沒有,宗門近年最後幾株強魂草還是被宗主拿去閉關了。

要知道一個修者若是在閉關時可以如老僧入定一般,修鍊起來的速度是快常人數倍的,而且絕對不會有走歪路,傷己身子的情況出現。

「這裏最多修鍊一個時辰,強魂草若是不保養好,可以提供人凝神三天,三天後會成為一株廢草,你就這麼用了。」

冷韻仙無奈嘆息。

要是林梟是核心弟子中的龍頭,用了也就算了。

一個狗腿子,外門弟子中都不起眼的存在,浪費這麼稀缺的寶貝做什麼?

「一株就管三天也沒用,我也聽說了,很多人都想要這東西閉關用,修靈者閉關動則幾個月,三五年,一株能有什麼用?」

林梟問道:「仙子想要這藥材?」

冷韻仙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罷了,此物太過珍貴,便是我想要又有何用?」

「小賊,你在宗門要稱我為長老,仙子是我同輩中人胡亂對我的稱呼,你要尊師重道。」

「好的,仙子。」

林梟笑了笑,下一刻又挨揍了。

被冷韻仙一掌震飛到牆壁上,恐怖的寒氣震的整個修鍊室都微微震顫起來,隔壁修鍊的核心弟子都嚇壞了,還以為崇陽塔要倒,可憐他花了昂貴積分,和人爭破頭皮才搶來的修鍊室,才修鍊一刻鐘就桃之夭夭。

「莫要嘴壞,我向來說一不二,若不是答應了你師傅,憑我一掌,你已經不在人世。」冷韻仙冷漠著臉道。

「仙子啊……」

砰!

砰砰砰!

地動山搖……

許久才恢復寧靜。

「別打了!」

林梟咬牙。

「你知錯了?」冷韻仙一身冰寒氣息縈繞在身。

「錯的是你。」林梟道:「我要是沒猜錯,你這樣的高手來這裏是為了佛羅花。

佛羅花需要較多的靈氣滋養,一樓靈氣不夠,三樓威壓太強,就這二樓最合適。」

「你很聰明。」冷韻仙蹙眉:「但這和我錯沒錯有什麼關係?」

「關係非常大!」林梟說道:「繼續把佛羅花放在這裏滋養,不出一個時辰,它就會虛不受補而死,想要養熟,只有靠我。」

「你真的有辦法?」冷韻仙期待着臉。

「嘿嘿,仙子啊,我不是跟你說過,我師傅教我一門培育藥材的神通嗎?只要我願意,別說佛羅花,就是其他再珍貴的藥材,我都有可能培育成熟。」

「你說話就說話,不用伸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冷韻仙把林梟推開。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膽的弟子!

「好,我不碰你。」林梟乖巧推后,他要的是碰嗎?在碰和稱呼面前,哪個危險,冷韻仙一下子就做出了判斷。

她會立馬阻止林梟碰她,但已經忘記了林梟叫她仙子。

冷韻仙說道:「佛羅花乃是三品藥材,我也是三品煉丹師,縱觀四大宗門,最出色的煉丹師是四品,來自天劍宗,至於四品以上,不是我能理解的,三品藥材在我們青山宗就是頂尖的了,特別珍貴,而且本來有兩株,但有一株被你帶人拔了,現在這株是我最後的希望。

所以,我暫時不能將藥材交給你,你可以先拿其他藥材試試,讓我看看你的手段,若你真的有培訓藥材的本事,我會重重有賞。」

「你連株強魂草都沒有,拿什麼賞賜我?」林梟鄙夷著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