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交朋友了。」似乎在考慮如何開口,但最終,祁衡還是拋出了一道最實際也最冷硬的問題:「……那對於你打算當做朋友的人,你了解多少?」

「沒有,對吧。」祁衡用上了肯定的語氣,沒再等祁煜開口,他說:「首先,那個顧琰家裏的事情……」

「我知道。」祁煜插了一句。

感覺到指尖有點疼,祁煜才發覺是自己無意識時攥得太用力了。聽到這個名字從父親嘴裏說出來……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心裏難以遏制的異樣感。

「哦?」這讓祁衡有些意外:「知道?知道多少,那個柯允丞你也查過嗎?他……」

祁衡永遠是這樣,在祁煜覺得他忙碌於形形色色中對自己毫不關心的時候,他又會漫不經心的提及他的生活,那些他覺得他不會知情的細枝末節,但若說他有把注意力和關心放在自己身上,又……

算了,想的過多也只能徒增無意義的疲憊,總之,祁衡仍像個存在在屏幕中的父親,就如同他人生中的引導npc,會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提醒和方向,又在擅自判斷不需要出面的情況下缺席他的一切。

這通電話掛斷後,顧及著祁煜,司機久久沒有開口,他們依然往醫院的方向駕駛着,而車內安靜到連呼吸聲也壓抑著。

就在這時,祁煜的手機中便響起了一陣提示音,點開后,祁煜瞬間變了臉色,拍了下前面椅背,語氣很急。

「調頭!」

.

.

霉味和鐵鏽味瀰漫在空氣里,吸入鼻腔,嗆人得很,顧希想睜開眼睛,又覺得睫毛有些黏膩的粘連在了一起,縫隙中得以窺見的場景是泛著些陰暗陳色的鐵皮牆。

後腦勺的疼痛陣陣襲來,上半身在這樣的刺激下顯得有些麻木。

伴着耳鳴聲,她注意到旁邊有人在說話,從顧希這個角度並看不到人影,但僅從傳過來的聲音來判斷的話,說話的人應該離她並不遠,而在那對話中,她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董明潔。

。 江南曦看到向宇手中的那隻鞋,心頭驀地一緊。她認出,那隻鞋,就是昨天高偉庭穿的!

他不會真的……

她不敢想下去,不禁有些自責。也許昨天自己的態度太強硬了,沒有顧慮到他的感受。

也是她偏執了,她不讓自己去恨他們,又急於和過去做個了斷。她覺得這樣是對彼此最好的選擇,卻低估了高偉庭對她執著的愛。

她的大度,只是讓自己解脫了,卻無形中給高偉庭套上了一層枷鎖。他不能強求她,所以,他才自己一個人到海邊來排解情緒,所以,才這樣……

如果她昨天溫柔一點,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的事了?

她驀地握緊了夜北梟的手。

夜北梟看到那隻鞋的瞬間,心頭也是一緊。他感受到了江南曦的用力,抬頭看她,看到了她臉上的痛楚和自責。

她搖搖頭說:「對不起,是我做錯了,我昨天對他太急躁了,我應該好好和他談的……」

他的心一疼,更緊地反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幾乎完整地包裹在自己的大手裡,沉聲說道:「不關你的事,他又不是三歲小孩,不開心還得需要人哄?就算是要哄,也不是你來哄!你不要多想!」

「可是萬一……夜蘭舒她……」

夜北梟卻打斷她的話,冷聲道:「那又怎樣?高偉庭自己作死,也是他咎由自取,蘭舒不會為他買單,她值得更好的男人!」

江南曦一愣,第一次領教夜北梟的無情,但是她卻又很理解他。畢竟,如果高偉庭死了,活著的夜蘭舒應該是最痛苦的,夜北梟必須撐起她以後的人生,讓她餘生安穩快樂!

夜蘭舒一輩子,都會是夜北梟的責任!

江南曦不禁嘆口氣,不讓自己往最壞的結果去想。

這時高子羨卻拉拉夜北梟的手,一雙精緻黝黑的眼眸,被一層水霧包圍著。他卻不讓自己哭出來,而是大聲說:「舅舅,爸爸不會死的!他不會放下媽媽和我不管的,他說了要和媽媽生小妹妹的!」

江南曦心臟一陣抽痛,扭過頭去。

夜北梟彎腰抱起他,點點頭:「嗯,你爸爸不會死!」

他抱著他走向向宇。

向宇脫了笨重的潛水服,對夜北梟說道:「老夜,只找到一隻鞋。從事發到現在,已經過去將近一天的時間。如果是遇害了,屍體估計已經飄到下游,這一兩天就會有消息。

如果沒有消息傳來,應該被救了,這應該就是好消息了!」

夜北梟點點頭:「謝了!你現在可以去布防抓嫌疑人了!」

向宇點點頭:「這是我份內的事,放心。」

他頓了下笑道:「沒想到你兒子小小年紀這麼厲害,我有個請求,希望你能答應!」

夜北梟臉一冷:「不答應!」

「喂,你怎麼這樣?我還沒說呢!」

夜北梟冷哼一聲:「我兒子才五歲,你就想讓他替你賣命?沒門!」

向宇的心思被戳破了,嘿嘿一笑:「別說得那麼難聽啊,必要時提供下幫助,總可以吧?」

夜北梟依然冷臉:「沒空,他上學很忙的!」

向宇:……上個幼兒園,能有多忙?他都這麼厲害了,上不上幼兒園有毛用?

夜北梟不再搭理向宇,走向江小狼,問道:「還有什麼發現嗎?」 楊磐坐在滿是泥土與血漿的地面上恢復身體狀態,同時看著俊傑將最後的兩隻馬基尼殺死結束了這場戰鬥。

「磐石大哥真厲害啊,這麼快就把那個拿斧頭的大塊頭給解決了。」俊傑一邊說著,一邊來到楊磐身邊也不嫌地面臟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他那碩大的屁股在地面上拍起了許多的灰塵,讓楊磐忍不住伸手扇了扇。

「有吃的嗎,給我來點,能吃飽的那種。」楊磐向著俊傑說道,剛才運用龍屬性能量和天賦讓他的體力消耗巨大,而且身體的傷勢也因為恐暴龍血統的原因在快速恢復,但這一切都需要消耗能量,而楊磐沒有帶任何的食物,所以他現在感覺餓的很難受,情緒也有些不穩定,連地上馬基尼的屍體都讓他有咬兩口的衝動。

「有的,有的。」一邊說著俊傑連忙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了壓縮食物和水遞給了楊磐,他也看出楊磐的狀態有些不對,看著自己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餐盤上的牛排一樣,讓他一陣發毛。

楊磐拿過俊傑遞過來的食物,或者說是奪過來更恰當,然後就直接就開始吃了起來,那吃相十分兇殘,看著就好像是在跟人打仗一樣。

俊傑看著楊磐的進食速度,一份食物明顯不夠,有接連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了幾份食物放到了楊磐身邊,他現在可不敢打擾楊磐進食。

至於說食物,俊傑倒是不怎麼心疼,這些食物是他在上上個任務世界中獲得的,但是因為味道不好,口感也差讓他在嘗過一次就再也沒有吃的慾望了,當然這些壓縮食物也不是毫無優點,雖說味道達到了下限,但是其富含的能量倒是十分充足。

俊傑本來想在無限空間中將這些東西賣掉,但是卻根本無人問津,而直接處理給空間的話也換不到幾個交易點數,所以就只能將這些東西扔到儲物空間中積灰了。

「應急壓縮口糧,品質:灰色,

介紹:富含能量的壓縮食品,只需要一塊就能補充正常人一天的能量消耗,當然前提是你擁有一副好的牙口,並能夠忍受住它們糟糕的味道和口感。」

從屬性上就能看出這東西口感應該會很差,但是真正嘗過後就會知道那如同沙土一樣的口感和石塊一般的硬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的。

現在看著楊磐在哪裡嚼的咔咔作響,好像吃的很香一樣,讓俊傑本來有些不安的心又放下了,本來他還擔心楊磐會因為食物味道的問題找他麻煩,現在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對方明顯吃的很開心。

俊傑看楊磐在哪裡吃的很香,忍不住自己也拿出了一塊看了看,然後雙手用力掰了掰,嗯,沒掰動,俊傑見此又拿起了自己的防爆盾,用手上的壓縮食物朝上面使勁敲了敲,結果在盾牌上敲出了一道白痕,而食物完好無損。

「哎,磐石兄弟牙口真棒啊。」俊傑小聲的說了一句,放棄再嘗嘗這東西的想法,同時心中對楊磐更加佩服,不說別的就沖這幅牙口他就已經甘拜下風了。

吃下了4塊壓縮口糧后,楊磐感覺飢餓感漸漸褪去,很難想象這四塊巴掌大的壓縮口糧能夠提供與5斤肉相媲美的能量,要知道楊磐在融合了恐暴龍的血統后,本身的食量變得很嚇人,並且還有繼續上升的趨勢。

「你這東西不錯,就是味道差了點,從那裡弄的?」楊磐吃飽后,情緒也穩定下來,就對正站在一旁看著猶豫要不要上前的俊傑說道。

「這是執行空間任務時獲得的,不怎麼值錢,你需要的話可以給你一些。」俊傑見楊磐的狀態恢復正常后,鬆了一口氣說道,「不過,你剛才的樣子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奧,我這個人經不起餓,一旦餓極了情緒就容易失控,不用擔心吃飽就好了。」楊磐十分隨意地回答了一句,這話很明顯就能聽出是在瞎掰。

「原來是這樣啊,來來來,這些給你。」俊傑聽了楊磐的話以後,也沒有繼續提問,就好像相信了他的話一樣,然後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了許多的巴掌大小的應急壓縮口糧整整齊齊的碼成了一小堆。

俊傑是個聰明人,自然聽得出楊磐講的並不是實話,但是他也沒有刨根問底的打算,畢竟每個人都有不願意告訴別人的秘密,即使是自己也是一樣,更別說他們兩個現在還不算太熟,貿然問一些別人不願意回答的問題只會讓人反感。

楊磐見俊傑沒有繼續詢問,心中他的評價又高了一些,這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他喜歡這種人,因為跟這種人打交道會輕鬆很多,可惜現實生活中的這種人並不多。

「這些東西即不好吃又不值錢,賣都賣不出去,你喜歡就送你了。」俊傑十分大方的說道。

「東西我收下了,不過也不能讓你太吃虧,你開個價吧。」楊磐將地上二百多塊應急壓縮口糧收了起來,然後向俊傑說道。

「這,不太好吧。」俊傑看著有些猶豫,要是這些壓縮口糧在空間中能賣出去的話他是肯定樂意的,但是這種情況下他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不能白要你東西,畢竟在空間中生存也不容易。」楊磐看出了俊傑猶豫,就跟他說了一句很現實的話。

「是啊,在空間中確實是生活不易。」俊傑聽楊磐這麼說,也是深有體會的說了一句,「那給我三百個交易點數吧,這些東西在空間中賣不出去,你別介意。」

「你的東西值這個價格。」楊磐十分肯定的說道。

隨後楊磐又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就是這味道有點問題,嗯,吃的話還需要有一副好牙口」

俊傑恰好聽見了楊磐後面那句話,感覺有些尷尬,其實這東西之所以賣不出去,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執行者們身在無限空間中就要執行空間下達的任務,而每次執行任務都會讓執行者積累或多或少的壓力,這也讓大部分的執行者在任務之餘都習慣了放飛自我,這既是實力強大后心態的改變,也是宣洩壓力的一種手段。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在無限空間中的執行者在的食物選擇上寧願多花費一些交易點數也會選擇那些能夠給他們帶來更好享受的美味食物。

當然一些帶有特殊屬性的食物不在此列,只要能提高在任務世界的生存幾率,執行者並不會排斥那些噁心特殊的食物,就比如楊磐曾經吃下的『虎鞭』就屬於這種情況。

而俊傑這些壓縮口糧可以說既不能帶來口感上的享受,也不能增幅個人屬性,唯一的優點是能量豐富,很小一塊就能讓人吃飽,但是這唯一優點在可以大量攜帶食物的儲物空間面前也消失了,要是有更好的選擇誰會吃這些難吃有沒有特殊效果的的應急壓縮食品那。 她說的沒錯,喬家現在最注重名聲,只要有任何證據確鑿的黑料,足夠抹黑喬家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聲望和地位。

如果有人在背後繼續推波助瀾,甚至加以打擊,喬家肯定會腹背受敵,畢竟喬家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家族就這麼坐上了四大豪門的位置,已經讓很多人眼紅了。

再加上喬家的經濟實力本來就不強,有一些還是坑了韓家換來的,韓家的家底還在,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韓家如果在這個時候出手,絕對能佔到優勢。

但是,比起回到四大豪門這個優勢,雲曦這丫頭的提議更深謀遠慮,也更讓他心動!

一手掌控兩大家族,到時候他穩坐四大豪門根本不在話下!

既然目的一致,他會選一個對自己更有優勢更有利的選擇。

「你只要拿著這些黑料去威脅喬德浩同意聯姻,以他的頭腦,為了喬家,也為了他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四大豪門的地位,他肯定會同意。現在……」

雲曦半笑著看向韓耀天,嬌俏的臉上綻放著璀璨的笑容,在別人看來彷彿單純得玲瓏剔透,可她卻很清楚,她現在是笑著一步步把他推到更深的深淵。

上一世,他們兩個狼狽為奸,合謀把她害死,這一世,她就讓他們兩個互相猜疑,互相算計,生不如死!

「現在就看韓總願不願意暫時犧牲自己目前的幸福咯,將來等你吞併了喬家,老婆你要換一個,也不是不可以。我能理解家族繼承人的婚姻大事,都要以家族的利益為先,到那時候,韓總成了家主,你想怎麼過你的日子,你自己決定。」

韓耀天擰著眉想了想,最終妥協於自己的野心和她給他的絕對誘惑。

「好,只要你肯幫我,我可以娶喬希敏,讓你少一個情敵。但你若是騙我……」

雲曦笑著站起身,面不改色的對上他陰沉的眼眸,眼前這個利益至上的男人,她上輩子真的是瞎了眼了。

「你幫了我,我自然也會幫你,畢竟互助互利,我也不是沒有好處,不是嗎?」

為了解下韓耀天的防備和警惕,雲曦再給了他一個額外的獎勵:「等事成之後,裡邊這個人,我可以交給你處置,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好!成交!」韓耀天站起身,朝雲曦伸出手。

雲曦卻往後縮了縮,輕笑著點了點頭:「成交!不過,今天我們的交易,我不希望有第四個人知道,尤其是你父親。他要是知道了你的野心,恐怕就不會留下你了,韓總可明白?」

韓耀天陰著臉點點頭,「我明白,不過要跟喬家聯姻,我會適當的解釋一下,就看怎麼說,才能說動他不讓他起疑了!」

韓宏斌的心思他猜不透,可他很清楚,一旦他知道他想要掌控兩個家族,等待他的,要麼是他為了另一個私生子利用他奪取喬家,要麼就是先徹底解決他這個後患。

會有什麼結果,就看他要怎麼說服韓宏斌,讓他放鬆警惕了,否則跟喬家聯姻這一關,他就過不去!

「很好,今天就這樣吧!這個人的事,韓總就當不知道,等會你拿他的血液回去檢測DNA,權當是我的誠意了!」

。 不過既然公司都同意了,那少女們還能說什麼呢?只不過暗地裏,她們都是打定主意只要對方有什麼不合適的舉動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