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待我安撫好鴻霄,我們需速速趕去,不然怕是會出大問題。」

劉文便是再聽她的,也抵不過玉仙宗的施壓。

現在她已經拖延了許久的時間。

若是再不趕去城主府,她想說服玉仙宗的人便會有阻礙了。

畢竟,當人不高興的時候,最喜歡給他人使絆子。

聽到廣仁曦是為這事著急,少年當下便被氣笑了。

扣著廣仁曦腰的手臂一用力,咬牙說了一句:

「你還真是……夠薄情。」

便將她一個用力推向鴻霄。

猝不及防被推,廣仁曦卻因反應夠快沒有摔在地上。

鴻霄冷漠的看著被少年如此對待的廣仁曦,一步也不曾移動。

當著他的面和老九貼耳交談,真當他是死的嗎?

鴻霄感覺,自喜歡上廣仁曦,他的忍耐力便在不斷加強。

而廣仁曦就不一樣了。

若說一開始她還擔憂鴻霄的話,現在她是一點也不擔憂他了。

鴻霄身邊有殷黎相護,就算鴻霄現在是普通人,但只要和她沒關係,便不會有什麼危險。

至於她的所作所為會不會令鴻霄寒心……她受少年威脅之時,也沒見他這個哥哥及時岀現制止少年啊。

何況,人,又不是她尋到身邊的。

是根本沒有任何通知被丟到她身邊的。

她都沒有表現的多生氣。

他,氣什麼?

若是真生氣,他怎麼不直接殺了少年?

廣仁曦向鴻霄走近,沒有理會鴻霄鐵青的臉,將衣衫整理好便走出了房間。

被無視的鴻霄眸色充斥著殺氣掃了房中少年一眼,立馬轉身跟上了廣仁曦。

廣仁曦走出不遠便停了下來。

轉身看著面帶壓抑怒色和疲態的鴻霄,廣仁曦沒有多想他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只說了一聲:

「對不起。」

廣仁曦是覺得愧對鴻霄,但這種感覺很淡。

淡到「對不起」三個字她輕易便說岀了口。

說完這句話,廣仁曦沒有等鴻霄開口,便直接抬起了手,掀開袖子,將手腕上的漆黑手環展示給鴻霄看,並且詢問道:

「這是你九弟的本命法寶,它將我的靈力盡數束縛於靈海中,使我不能運用靈力。」

「你可有辦法解下這手環。」

原本心中怒火濤天的鴻霄在看到廣仁曦手中的手環時便是一愣。

當廣仁曦詢問他可有辦法解下手環時,他瞬間便明了了一切。

「這是他的本命法器,除了他,沒有人能解。」

「若想強行解開,只有殺了他。」

泛著紅暈的細長丹鳳眼一片幽沉殺意,鴻霄平靜的對廣仁曦解釋著,轉身便要回到房間內。。 范天雷跟韓雙討論的就是讓他們去觀看行刑的訓練,這也是讓他們所了解訓練必須的一步。

「我沒意見,這確實可以對他們起到一定的作用,讓他們了解一下子彈穿過人體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親眼看一看被爆頭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讓他們對自己手裡面的武器有一個清晰的認識。」韓雙點了點頭說道。

「那你看有沒有什麼擴展的沒有?如果沒有的話,到時候就按照這個計劃來。」范天雷微笑著問道。

「我覺得還不夠吧。」韓雙想了想,只是看一個爆頭的話,雖然說他們肯定會有所衝擊,但是這種衝擊恐怕未必足夠。

「可是不夠的話,我們手裡面也沒有更多的素材了。」范天雷想了想,然後苦笑著說道。

「這樣吧,不如我們聯繫省廳那邊的法醫,如果有屍體之類的話,給他們看一下解剖屍體?尤其是有一些刑事案件的腐屍,或者不同死法的屍體就更好了。」韓雙想了想補充道。

「這個……這樣的屍體應該也不多吧。」范天雷一時有些無語,腐屍?那樣的屍體一些老刑警都未必扛得住,更不要說這些新兵蛋子了。

而且還要看解剖?

「先聯繫一下嘛,如果有的話,我建議協調一下看看能不能放到同一天。」韓雙想了想說道。

「好,那我聯繫一下。」范天雷琢磨了一下,看一看沒壞處。

「如果實在不行的話,直接當場將那個死刑犯的屍體解剖了算了,反正他不是我們國家的人,他的屍體也沒有家屬來認領,正好做貢獻。」韓雙想了想說道。

「這個我申請一下。」范天雷也不知道這個能不能行,一般來說,像是這樣沒有家屬認領屍體的死刑犯的屍體,最後都是要給一些醫學院的,給一些學醫的學生充當大體教材,老師那兩個字他們當不起,就當教材吧。

「另外,如果有一些保密的影視資料,如果有的話,跟省廳那邊一起要過來吧。」韓雙想了想補充了一句。

「什麼影視資料?」范天雷愣了一下。

「我寫給單子。」韓雙立刻開口道。

「好。」

「那參謀長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韓雙跟范天雷討論完畢之後,就直接開口道。

「嗯。」范天雷點了點頭,看著韓雙敬了個禮離開。

現在說實話,范天雷也有些摸不準韓雙到底是在想什麼了,因為他剛剛提出的這些訓練,如果是從來沒見過死人的話,韓雙應該很害怕的,但是她卻根本毫無反應,而且還要看解剖屍體,這……

離開這裡的韓雙倒是也沒有想那麼多,劇情當中有這個情節,韓雙倒是也知道,不過如果她沒記錯的話,行刑當天,似乎還有一個狼牙的老敵人,一個雇傭兵蠍子也會偷偷摸摸的過來。

這個傢伙也是真的膽大。

如果有機會的話,也許直接可以將他抓住,也算是解決了後面的後顧之憂,至於說這些菜鳥的訓練,韓雙倒是可以預見,對他們的觸動絕對會很大。

人其實對這類型的事情本能的會有所排斥,這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能,很多人說,就看個行刑就能吐了?太假了吧,我們在大街上遇到車禍,有時候血腥程度比這個都要強,怎麼不吐呢?

這裡就不得不說涉及到一點,就是人這種高等智慧生命大腦裡面本能的對暴力的一種抗拒。

因為我們從小接觸的教育看似好像和這些毫無關聯,但是實際上我們的教育已經從小給我們樹立了一個正確的三觀,一個文明的三觀,而暴力和血腥是很不文明的,這跟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會有很大的衝突。

所以我們本能的會抵觸。潛意識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當我們意識到那是車禍,我們意識到它是天災,而不是人禍,就會將它歸類為非暴力,這個時候我們內心的排斥就不會那麼太大,所以身體的應激反應也不會那麼嚴重。

就像是曾經有一個視頻,就是波斯灣地區的恐怖分子活生生將一個人質割頭的視頻,嚴格的說起來那個視頻清晰度不高,而且其實也沒有多少血腥,還不如很多恐怖電影的血腥鏡頭血腥呢,但是很多人看了之後卻覺得噁心,不舒服,難受。

這就是因為你知道它是真實發生的,你的潛意識本能的在排斥,你的身體自然而然的就出現了應激反應。

當這種應激反應長期出現,並且不斷的被人理智所壓制,但是又得不到舒緩,最後就會出現各種精神疾病。

比如說戰後創傷綜合征,暴力傾向等等。

當然心理疾病的誕生非常的複雜,不過總而言之這些都是誘因。

但是對國內目前的情況來說,這是所有特種兵所必須經歷的一關,有時候,我們明知道前面是地獄,但是我們卻不得不一腳踩進去。

因為我們身上有著更加重要的責任,跟那些責任相比,個人的這些問題將都不會是問題。

不過這些東西都可以通過一些心理開導來疏通,尤其像是李二牛這樣的人,如果不疏導的話,這樣的人是最容易出現心理問題的,因為他自己想不通,別人不疏導,他會憋在自己的心裡,然後就會出問題。

韓雙微微搖了搖頭,然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苗狼他們去處理明天訓練用的道具去了,她沒什麼事情了,今天晚上就不給他們緊急集合了。

……

「今天,我們不再進行體能訓練,你們今天將迎來一場新的訓練,敵後偽裝潛伏。」韓雙看著自己面前的這些士兵微笑著開口道。

「敵後偽裝潛伏,我想你們都已經接觸過了,因為你們都是來自於像是鐵拳團,老虎團這樣的精銳機械化步兵團的偵察連。」

「而這些偵察連就是我們特種部隊的前身,比如說何晨光,王艷兵,李二牛,你們三個人都來自於鐵拳團,還有人來自於裡面的神槍手四連,如果我的資料沒有錯的話,何晨光你之前就是狙擊手對嗎?」韓雙微笑著問道。

「報告!是的!」何晨光大聲開口道。

。 影片中途女孩對著鏡頭緩慢梳起頭髮,翻出魚肚色的眼白,隨後她似乎意識到角度不對,伸出紅色的右手,五指的指甲蓋赤紅如血。

她收回了一丁點焦距,片子里的小鎮忽然發出一抹強光,意識忽然變得模糊,笑得像個手工藝製作的假人。

周尊繼續看下去,呼救的詭異女孩變得正常了許多,笑得很陽光。

精神分裂症?

目睹女孩短短几分鐘的變化,從面部笑容到身體動作,全然變成了陽光朝氣的青春妹子。

「恩……別害怕,我只是在開玩笑,其實我在小鎮過得很幸福,不存在什麼末日災難,我和父母將度過這段優雅的時光。」

話畢,窗戶外一道驚雷劈過,照亮了女孩的微笑臉,同時她的父母站在背後,他看到了女孩父母的真面目。

只覺得這一家人是有絲分裂遺傳,笑容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

僵硬、冷澀、又有點勉強。

隨後影片結束,末尾出現了科雷猛蟻公司的商業圖標,對於整個家庭合輯的感受,就好像真的是一個惡作劇!

「呼~真是一個溫馨的影片,看來是我想多了。」周尊關掉老式放映機,可能是復古風格天然就有恐怖感,他是如此想的。

這時候,放映機發出短路的咔嚓聲音。

被放映機一嚇唬,周尊突然靈光一閃,神情變得嚴峻,總覺得家庭影片哪裡有問題,但就是說不上來。

他記得和睦小鎮的開發商是一家開拓避難所業務的公司——科雷猛蟻公司。

關於這個公司,根據他穿越來的大體了解,這是一家壟斷全球的科技前沿公司。

大到軍火買賣、科技革命,小到日常用品、柴米油鹽,他們的勢力波及到了方方面面,幾乎超越了聯邦政府和本國政府,掌控著藍星人們的所有生產資料和生活隱私。

周尊經常在藍星網路上看見有人發帖提起過,表面上,猛蟻公司免費邀請失業人員參與避難所實驗項目,其實背地裡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當時他很想吐槽,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人相信這家公司花天價巨資運行避難所,就為了讓人們體驗免費的避難所服務?

前面影片,陳婉清的家庭富足,直到她們全家的工作被自動機器人替代,接下來的日子,全是由猛蟻公司安排,進入所謂的和睦小鎮,邀請他們體驗地下避難所的服務內容。

「難道他們居住在這所房子,僅僅是因為猛蟻公司給他們安排了度假?」

回憶家庭影集的內容,周尊發現自己錯失了一處細節,一個很關鍵的細節。

沒錯!末日知情人。

陳婉清也是一位末日知情人!

如果女孩是末日知情人,那麼極有可能是被綁架來的,和周尊一樣,被迫軟禁在小鎮。

軟禁在小鎮,最壞的結果無非是核爆災難發生。

然後喝瓶伏特加,爛醉在床上,一覺昏睡,在核爆發生后,什麼也不知道地沉睡死去。

但壞就壞在,整個軟禁過程發生了可怕的事情。

而陳婉清一家明顯是受到脅迫,不知什麼原因離開房屋,這才讓周尊得以居住在新房子。

「根據前主人的說法,廚房的柜子接通隱秘的地窖,我倒是可以把避難所建在地窖里。」

周尊正愁把避難所大門建在哪裡,藉助影片陳述的房屋結構,他來到容納兩人的小廚房。

「應該就是這兒,地板是一塊金屬隔板,打開后能進入8平方米左右的地窖。」

他彎曲腰身,輕輕搬開小廚房的隔板,八個台階組成樓梯,通往懸挂油燈的地窖。

「好隱蔽的地方,這樣就不會輕易被別人察覺到了。」

操作起嗶嗶機,屏幕里黃頭髮的嗶嗶男孩佩戴了防護眼鏡,提示周尊,嗶嗶小子正在數據化焊工。

「請花費生存點數製作避難所大門,並在三個選項中任選一項。「

光圈傳送門,《傳送門》系列的光圈科技,這項黑科技能實現跨越現實物體,自由穿梭的能力。

周尊看了看,建造光圈傳送門,大約要花費800的點數,目前嗶嗶小子有額外2000的點數。尚在可承受消費的範圍。

一般挖掘避難所是要通過聯邦政府的特許,即使你個人在家中挖掘避難所,也必須要上報流程,然後由聯邦調查員檢查你有沒有在進行違法行為。

周尊在新聞看見過M國某理工大佬,在家挖掘地下非法建築,自製小型核彈,然後驚動了聯邦調查員。

因為核資料在藍星爛大街,儘管聯邦政府下達管控措施,製作核彈的資料和圖紙卻一直在暗地交易。

藍星的老哥都是人才,經常出現某某大佬手搓核彈的生活小新聞,街坊鄰居也都是相視一笑。

起初,周尊還無法理解,他覺得藍星人們是瘋了,當他適應了遍地核能設施的現代社會,心態演變成了M國人民的形狀。

他只是好奇,居然一直沒有爆發核戰爭,還真是挺給小破球面子的。

但是,將來的核爆危機近在眼前,人類無限膨脹的慾望,馬上就要報復自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