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警官,你說的不錯,但是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任永海只能搖頭,他自然無法判斷。

強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們加快了探查甬道的速度,然而這種熱情只持續了幾分鐘很快就宣告破滅了。

就在遇到這堆白骨的地方,再往前走出十幾米,甬道的盡頭就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此路不……

《摸金少帥》第066章機關重重 壓下眼底的恨意,李夢瑤再次開口道:「我也不會讓你吃虧的,我這裏有一種隱息的符咒,貼在身上可以隱去身形和氣息。可以很容易的助你逃過追蹤,你考慮一下。」

她自以為知道這個男人現在最需要什麼,所以高傲的扔出一張低級隱息符。

「什麼隱息符,我從來沒有聽過。」對於如何逃脫兩大家族的追蹤,洛昊坤完全沒有負擔,因為早就安排好了。

但不否認的是聽到有這種符咒時,他心動了,可是,世上真有這種符咒嗎?而這個女人又是從哪裏得來的?

「你沒聽過不代表沒有,我這裏有兩張你可以先拿一張實驗一下,然後再跟我拿另一張。」李夢瑤自信的說。

看的雲溪直抽嘴角,尼瑪,那東西她隨手就能畫一打的好吧!居然還當個寶,而且這些人居然不懷疑她嗎?隨手就能甩出兩張隱息符了的,他們就那麼確信她沒有更多好東西?

果然是女主光環嗎?再怎麼聰明的人,遇到女主光環瞬間智商就下降了,再不合理的東西,也會變得合理。

「我需要做什麼?」洛昊坤從來不相信天上掉餡餅,尤其是這個女人越來越神秘,總感覺自己駕馭不了,甚至墨問塵也不能。

如果雲溪知道他的想法的話,肯定會拍手附和,因為李夢瑤確實不是墨問塵能駕馭的,因為她是男主的。

「就按照風嬈箏的設定,到時候我自有打算,不過你到時候多說幾句話,還有我要你把墨問塵身邊那個小丫頭解決了。」李夢瑤臉上露出一個有趣的笑容,從現在開始遊戲的規則由她來制定。

「居然還想算計我?我好像沒得罪她吧?」墨問塵身邊的小丫頭可不就是她?

聽到這裏雲溪不淡定了,她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吧,只不過在兩人約會的時候當了電燈泡,偶爾用各種借口纏着墨問塵讓他沒時間赴約而已……!這麼算起來,以李夢瑤的性子,確實該恨毒了她。

「這就是你要我看到的?」看着懷中憤憤不平的雲溪,墨問塵眼神微深,從外表看依舊是溫潤如玉的佳公子,只是內里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別急,還有呢!」牆上的畫面一轉,出現了一間別院中的情況。

「伯伯,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塵哥哥完好的帶回來的。」風嬈箏信誓旦旦的說着,臉上的表情是為了她的塵哥哥為了愛情,犧牲一切也在所不惜,反正視死如歸就是了,看的雲溪胃疼,只覺得這人腦袋有坑。

「孩子,謝謝你,沒有想到劫匪提出這樣一個要求,要不然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去的。」墨凌天在三天前收到墨問塵被綁架的消息就急了,快馬加鞭的趕過來,準備交易,沒有想到的是劫匪居然提出條件讓一個女孩子去交易。

墨家唯一的女主人早在十年前就已經過世,至於旁支的人,墨凌天掃視了一眼站在大廳中,每一個接觸到他的目光都不自覺的避開,有幾位臉上裝作悲痛,眼底卻是幸災樂禍,看着這樣的族人,心裏止不住的失望,他們不搗亂就不錯了,還能指望什麼。

這時風家的嫡女嬈箏卻主動站出來要去贖人,說不感動是假的,這些年他雖然一直將重心放在繼承了大兒子身上,加上小兒子一直在外求學,便有意無意的忽視了,但是不管怎麼說那也是自己唯二的兒子啊!說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

「只要能把問塵救出來,我會給你們訂婚,這是我們墨家欠你的。」風嬈箏對於墨問塵的感情,他作為長輩看的比誰都清楚,也樂見其成,風家也算是門當戶對,對問塵來說也是一道助力,只不過這麼多年,他一直以學業為由推脫,這次,可不能由着他的性子了,是時候讓那些不開眼的人,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伯伯,你說什麼,我只是想要塵哥哥平安而已。」風嬈箏害羞的說,她當然不會傻到在這個點上挾恩自報。心中止不住的雀躍,目標達成一半了。

雲溪拉近了鏡頭,給她眼睛來了一個特寫,只見那裏面的愉悅和笑意幾乎藏不住。

「嬈箏是個好的,你放心,我會給你做主的,問塵也該成家了,這事我會和你父母商量,難為你了。」

墨凌天只當是女孩子臉皮薄害羞了,更是一錘定音。

對於風嬈箏做他的兒媳他是十分樂意的,家世和本身的能力都擺在那裏,況且這孩子一心想着問塵,一直陪在他身邊這麼多年,都沒有絲毫的後悔和怨言,是時候給這孩子一個交代了。

看着這邊的其樂融融,墨問塵頂着雲溪憐憫的目光,卻是越加的沉靜,至少表面上,雲溪看不出來他有絲毫生氣或者是傷心的情緒,嘟嘟嘴,真沒勁,沒有好戲看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墨問塵看着小徒弟不時飄來的目光,心底有些好氣又好笑,他不傻,相反的反而很聰明,要不怎麼年紀輕輕就頂着天才的名頭。他只是在人情世故上懶得費心罷了,靜下心來,以前想不通的地方也都想通了。

雲溪從一開始就排斥李夢瑤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沒放在心上,只以為小徒弟耍性子,現在看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一想到這小丫頭一直在看戲,想着自己犯的傻,溫潤的面具差點綳不住。

「是啊!你也別忙着黑臉,你想想我都提醒你多少次了,你不聽,我又有什麼辦法呢,這真不能怪我,是獅虎你被美色迷暈了頭,傷心吧!難過吧?沒事,你徒弟雖然小,但是肩膀絕對夠結實,可以暫時借你靠靠,放心,我覺得不會說出去的。」真是任何時候都不忘記吃美男豆腐。

「你這個術法能看到多遠的距離?有什麼限制?」對着雲溪的振振有詞,想着自己的所作所為,再多的傷感都瞬間消失無蹤了,他倒是想懟回去,只是想到以往師兄們的戰績,也謝了這個心思,只能不尷不尬的轉移了話題。

「只能看我見過的人,距離,只要在璞菀周邊。」這是雲溪給出的保守數據,事實上到底能看多遠她自己都不知道,因為看到這些影像有一個前提,必須是她見過的人。

至於原因?是因為她將需要將神識附着在那個人身上,再加上鏡像術,想要看自然就能看了。

「那以後還請多多關照!」這麼好用的技能,他當然要物盡其用才好,這可比影衛的監視快多了,揉了揉雲溪軟軟的頭髮,在她抗議的眼神中將她抱進懷中,聞着那甜甜的果香味,嘴角扯起溫暖的弧度,此刻,有小徒弟陪着也不錯。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所謂正道人士,就是膽小如鼠,看什麼都是陰謀算計!」

赤青子口中發出嘲笑。

李青雲心中有了疑慮,卻是不肯再盲目進入深山,擔憂此處是魔道宗門的陷阱。

不過,卻又不能直接放棄。

萬一這不是陰陽宗的陷阱,赤青子也是來尋找御劍宗真傳弟子趙雪萼的下落,自己卻不戰而退,令趙雪萼陷落敵手。

這責任李青雲擔不起,這種結果更不是他願意見到的。

趙雪萼這位真傳弟子,天賦才情絕佳無比,真正是御劍宗甚至齊國正道宗門的希望。

因此,自從赤青子現身後,李青雲自己也不搜尋了。

他自己留着應變能力,就跟在赤青子身後不遠處。

赤青子一開始還以為自己嚇怕了李青雲,飛過兩個山頭,見到李青雲如同蒼蠅一般縈繞不去,頓時便惱火起來。

「李青雲!」

「你這個鼠輩發什麼瘋?」

「老子尋找大道宗,你也找大道宗,我們各找各的,各憑本事,憑什麼跟着老子!」

見他這樣說,李青雲心中卻是暗暗一松。

赤青子這樣說,顯然是真的有五成以上真的和大道宗不熟悉。

大道宗和魔道宗門沒有關聯的可能大大增加,除非赤青子能夠演的似模似樣,爐火純青,故意以陰謀進一步欺騙自己。

但是李青雲感覺,這隻怕沒有多大可能。

赤青子是什麼人物,他早有耳聞,若說他一怒之下殺了多少人,或者用多少無辜百姓修鍊功法,李青雲絕對相信。

但要讓他扭捏演戲,不露破綻,李青雲很懷疑這個滿手血腥的暴躁屠夫能否演的出來。

「赤青子,你能搜尋到這裏,御劍宗也能搜尋到這裏。」

「這又有什麼可稀奇的?」

李青雲心情輕鬆一些后,甚至故意觀察赤青子的言行舉止。

赤青子冷哼一聲,忽然笑道:「這個大道宗,做事情倒是挺合我的胃口!」

「如果是我,獲得御劍宗的真傳弟子,哈哈哈哈,一定會讓你們御劍宗收穫一個大大的驚喜。」

李青雲不緊不慢,綴在赤青子不遠處。

「你若是能做得到,再說也不遲!」

赤青子果然脾氣暴躁,說了兩句后便又神情不悅,低罵一句,催動黑色法器飄蕩在深山上空迅速遊走。

仔細搜尋了片刻之後,他忽然大笑一聲,朝着一個方向而去。

李青雲急忙跟上前,也看到了映入眼中的一個白色山門,七八間氣派房屋,正中間一座正殿模樣建築,的確是小宗門的樣子。

這就是大道宗?

赤青子找到大道宗了?

千萬不能令赤青子先滅了大道宗、搶走趙雪萼!

李青雲連忙催動腳下飛劍,要趕到赤青子前面去,防止被他搶先。

也就在這時候,天空中忽然飛來兩件古怪的東西,一前一後直奔赤青子和李青雲兩人面前而來。

兩件古怪東西,四五尺長,有點奇形怪狀,但卻靈氣逼人,明顯材質不凡。

它們都是被人拼湊成簡陋的飛行模樣,似乎正在天空上巡邏。

這是機關傀儡?

李青雲與赤青子頓時都停下法器,謹慎起來。

他們收到的消息,都是大道宗是一個小宗門,似乎最強的只有築基境界。

現在看來,只是這一種機關傀儡,就不可能是築基境界的修士所能擁有。

只怕大道宗內,還有更加厲害的修士吧?

「大道宗的修士……」

李青雲對着傀儡開口說道。

在他想來,傀儡上面,應該有傳音交流的方式。

否則製造傀儡的人,利用這傀儡巡邏又有什麼意義?

還沒等他說完話,傀儡不管不顧,居然一頭向他撞來。

李青雲頓時瞪大眼,急忙掐手訣,一道真元凝在身前,護住自身。

轟!

恍如一個築基境界的修士迎面全力發動進攻,李青雲猝不及防,險些被攻破真元護盾。

雖然沒有真正受到傷害,卻是難免身形晃了晃,感覺灰頭土臉。

大道宗!

這手段並不厲害,卻是真的將李青雲給氣到了。

居然用自爆傀儡……這種自爆傀儡,難道擋得住我嗎?

李青雲剛回過神來,卻只見那傀儡居然還停留在自己面前,只是身軀缺少了一塊。

然後再一次朝着自己撞過來。

李青雲一邊用真元繼續防護,一邊看向這奇怪傀儡——自爆一次,還有一次?

那傀儡再一次撞在李青雲的防護真元上。

這一次,李青雲準備更加充足,傀儡的自爆威力並未提升,被他遊刃有餘地接下來。

令李青雲驚訝不已的是——傀儡居然還能保持大體完好,再一次對自己發動進攻,依舊還是自爆。

只不過,自爆的還是身軀的一部分!

這是——誰家的敗家子!

多好的靈木材料,用來煉製法劍、煉製盾牌、煉製飛行舟不好嗎?怎麼會用來做這種築基境界威能的自爆傀儡?

這有個什麼用!

不過,也不得不說,一次自爆只損耗身軀一部分的思路,也是前所未有。

齊國沒有聽說這種機關傀儡術流派,難道是魏國那邊新發展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