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下意識的往被子裏縮了縮,爾妍被驚到了,「我就胃痛一下,不會把媒體記者都驚動了吧,我可沒那麼大的號召力!」

頓了下,看向蘇韻道,「姐,該不會是沖着你來的吧?」

想來也是,只有蘇韻能有這麼大的力量,引得媒體們都出動。

蘇韻搖搖頭,「不像。」

如果是沖着她來的,都已經知道在哪個醫院哪個樓層了,就不會找不到正確的房間,而且他們急匆匆的從門口跑過,明顯是有事情發生的。

「那會是找誰的呢?」爾妍有些好奇的說。

她住的這邊是VIP貴賓房,單人套間不說了,還不是一般人住得起的,徐峰那傻子去辦的手續,她並不知曉,等住進來以後才知道價格,咋舌的不行,可住都住進來了,就只能老老實實待着了。

這一層樓都是這樣的VIP病房,房間不算很多,也不知道其他幾間都住的誰。。 哧!

鍾長文龐大的身軀如一座小山一樣,強勢的碾壓長空,掌中戰刀怒劈,長達上百米的火焰巨刀橫空,好像是火神揮刀,要斬殺世間萬靈,鋒利的刀鋒斬開滿天雲霧,火焰在肆虐,方圓數千米的空氣都變得炎熱起來。

一刀斬落,竟是改變了天象。

張無忌踏步向前,右手橫推,「來得好,轉。」

九輪金色小太陽飛出,組成九重金色光幕,九陽旋轉,光幕之間頓時有漩渦衍生。

火焰巨刀斬在金色光幕之上,刀鋒被扭曲,蔓延的火焰被強行分裂,九重光幕被巨刀撕開八重,可最終還是沒能完全撕開最後一重。

這是武道神通,九陽乾坤罩。

「赤刀三十六,斬斷百重山。」鍾長文的眼眸深處有深紅的火焰在燃燒,血脈元神在他身後浮現,掌中戰刀揮舞,接連劈出三十六道刀光。

火焰刀光在空中閃耀,從四面八方襲來,刀光鋒利,可切金斷玉,火焰炙熱無比,能讓鐵石融化。

張無忌周身環繞九重金色光幕,右手握拳,輕喝一聲,「七傷拳印,鎮壓。」

「轟!」

巨大的拳印籠罩數十米長空,碾碎了一道道火焰刀光,拳印之上有七個旋轉扭曲的黑暗孔洞,似是一個個魔窟一般,縈繞着黑氣,散發着詭異的死亡氣息。

這是七傷拳演化的武道神通,七傷拳印。

「噗噗噗…」

拳印橫擊,蘊含七傷之力的黑氣迅速蔓延,但是,所有的傷害在炎血同心術的運轉下,都被鍾長文轉移到了下方盤坐的三千赤炎戰士身上。

七傷黑氣將三千赤炎戰士籠罩,詭異的攻擊透過戰甲和肉身,直接傷害他們脆弱的內臟器官,只見殷紅的鮮血從那些戰士的嘴裏狂噴而出。

鍾長文對此感到心痛不已,他開始不顧一切的運轉功法,駕馭著身後的血脈元神向前衝殺,「可惡,看我神通的厲害。」

「嗡嗡嗡…」

熊熊火焰憑空衍生,三座高達數百米的恐怖炎山緩緩凝聚,將張無忌圍困在中央。

這是本命神通,三山鎮火海。

張無忌冷冷一笑,成功找到了鍾長文的致命弱點,他俯視下方大地,輕聲說道,「看你們能撐多久,神通,獅吼碎靈。」

「吼!」

體內元氣翻滾,腦後一隻黃金獅子浮現,張開血盆大口,怒吼一聲。

可以看到,先是有黃金色的波紋在空氣中橫掃開來,緊接着,波紋升空,又從高空墜落,似是驚濤駭浪。

「啊啊啊…」

獅吼功演化而來的武道神通,具體大範圍的殺傷力,尤其是在張無忌這個元神境尊者的施展之下,威力更是提升了數倍。

獅吼碎靈的聲波覆蓋了大半個戰場,數萬的生靈受到衝擊,他們瞬間失去了聽覺,耳朵都被震出鮮血。

最慘的還是被張無忌鎖定的那三千赤炎戰士,聲波肆虐之下,他們耳膜被震碎,體內器官也受到重創,三千戰士不由自主的慘叫出聲,再也難以運轉炎血同心之術。

失去了力量源泉,鍾長文的氣勢頓時慢慢衰敗了下來,心知不妙的他連忙做出應對,「異火,雷罡靈炎。」

「轟隆隆…」

體內僅存的最強能量完全湧入異火之中,讓萬千道銀輝雷霆從天而降,混合著熾熱的火焰一起向張無忌轟殺過去。

同時,三山鎮火海神通也運轉到極致,三座炎山轟隆隆的向中央撞擊,那架勢,是要將張無忌撞成粉末。

「神通,十八真龍擊。」危急關頭,張無忌也不再隱藏實力,雙掌橫推,元氣涌動,十八道黃金龍形之光顯化。

「昂昂昂…」

栩栩如生的黃金真龍扭動龍軀,張牙舞爪的撕開一座炎山,龍尾怒抽,似裂天神鞭一般,當場抽碎一座炎山,龍首向前,強勢撞穿最後一座。

「九陽乾坤罩,守護。」

三山鎮火海神通破滅,張無忌心念運轉,九重金色光幕往蒼穹之上蔓延過去,扭曲的深邃漩渦飛速轉動,如同一個黑洞一般,將劈殺下來的雷炎盡數吞噬。

「雷炎巨獸,吞噬。」鍾長文怒吼一聲,將自己的最強一擊轟出。

只見熾烈的雷炎,在扭曲中化為一尊巨獸,此獸通體覆蓋銀輝雷鱗,渾身縈繞深紅火焰,它獅首蛇身,鷹爪,莽牛尾,踏空而立,龐大的身軀就覆蓋了數十米的天空。

「玩火,那就陪你玩玩。」雷炎巨獸剛剛成形,張無忌就笑了,手一揮,喝道,「仙道神通·太陽神火,焚。」

金色神火化為三足金烏的形態,展翅橫擊蒼天,速度極快,猙獰巨爪探出,狠狠抓住雷炎巨獸,神火瞬間就將巨獸點燃。

「吼…嗚嗚…」太陽神火燃燒,讓雷罡靈炎所化的雷炎巨獸很有靈性的哀嚎了起來。

「不好…此火有危險。」無物不焚的太陽神火從雷炎巨獸身上,一直蔓延到鍾長文的身上,感受到神火中蘊含的毀滅氣息,鍾長文慌忙運轉炎血同心法,「同心軍陣,傷害轉移。」

「啊啊啊…」

炎靈族的種族秘術確實不錯,在緊急時刻可以轉移傷害,可這是有代價的,在太陽神火蔓延焚燒之下,利用種族秘術的鐘長文是得救了,可那三千赤炎戰士就要為他應劫去死。

金色神火從天而降,覆蓋了一角戰場,三千赤炎戰士當場就被神火籠罩,僅是一眨眼的時間,他們就化為了灰燼。

親眼目睹了下方的恐怖一幕,鍾長文是后怕不已的喃喃自語道,「這…好可怕的火焰。」

張無忌身後三足金烏顯化,緩步踏空而行,「種族秘術雖不錯,但也不是萬能的,接下來,就送你去陪赤崖他們。」

「此人太可怕,不能繼續下去了。」鍾長文心生退意,他轉身就逃,在逃跑之前,還高聲下了命令,「全軍聽令,撤。」

「撤退!」軍團長的命令,讓還在戰場上血戰的赤炎第三軍慌了,他們匆匆忙忙的就開始撤退。

武當道宗的眾弟子,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這個機會,一座座小真武七截劍陣運轉到極致,「別讓他們逃了。」

張三丰駕馭著武當山在高空移動,「無量天道,幾位還是留下吧。」

武當山從高空鎮壓下來,轟隆隆的碾死了數千赤炎戰士,真武劍揮動,黑白劍芒切開天地,將赤炎第三軍的三個法相境將領斬殺。

「怎麼會這樣…」正在跟張翠山激戰的煉炎二長老傻眼了,戰場的突變打了他個措手不及,但他很快也反應過來,知道此時不是死戰的時候,他輕嘆口氣,「唉…此地太過危險了,還是先撤為妙,三劍合擊,去。」

為了能讓自己從容撤退,煉炎二長老聰明的指揮三把火焰戰劍向張翠山絞殺過去,不給他追擊自己的機會。

「鏘。」

黑白太極運轉,張翠山手中戰劍揮舞,將三把火焰戰劍擊飛,體內純陽真功運轉,怒吼一聲,「你逃不了,吼。」

獅吼功爆發,無形聲波橫掃,讓煉炎二長老逃離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

體內元力翻滾,煉炎二長老一時間是難以掌控自身力量,這讓他心生恐懼,「不好…」

「殺。」

張翠山身上元氣沸騰,武道法相顯化,手持戰劍大步向前,手起劍落,寒光閃閃。

「吾…不甘心…」劍光閃過,煉炎二長老捂著噴血的喉嚨緩緩倒下。

「快撤、快撤…」高空之上,火紅光芒劃過,鍾長文一邊逃遁,一邊喃喃自語。

金光流轉,張無忌背負雙手,在他身後不緊不慢的追擊,「鍾長文將軍這是要去哪呀?」

「靈炎加持,化雷。」鍾長文心中一顫,不敢回頭,將體內異火雷罡靈炎祭出,整個化身一道銀輝雷光飛速遁逃。

「你逃不了。」張無忌腦後三足金烏飛起,施展金烏化虹術,整個人如同一道金色虹光,瞬間追到了鍾長文的身後,右手握拳,擊出,「七傷拳印,送你上路。」

「啊…」

七傷之力侵入鍾長文的體內,當場湮滅了他的生機,太陽神火一焚,讓他血脈元神化為虛無,僅剩下無主的異火雷罡靈炎懸浮在空中。

張無忌大手探出,以太陽神火包裹住那道異火,然後強行磨滅鍾長文的元神烙印,「這雷罡靈炎異火很不錯,本教主要了。」

鍾長文的可怕下場,加上張無忌的無敵神威,直接就嚇壞了正在撤退的赤炎第三軍,他們瞬間由撤退變成了敗逃。

「軍團長隕落了,大家快逃呀。」

「那人族尊者太恐怖了,不想死的就快逃…」

「大家別聚在一起,都分散逃…」

「轟隆隆…」

這一刻,十幾萬的赤炎第三軍開始了大逃亡。 「雕兄、雕嫂。」林小木焦急道,「有話好好說,別衝動。」

因為林小木發現兩隻金雕一直懷着敵意看着他和周辰。

「我們注意你很久了,背着那個人在這高空中來回穿梭跳躍,似乎這些山峰的跨越對你來說很簡單。」雕兄道。

「莫不是我打擾到兩位了,那我現在就走!」林小木趕緊道。

說着他就要去扶周辰,他可不想被這兩隻雕盯上,因為他發現了,這兩隻雕任何一隻都比阿刁強,他惹不起。

「等等,我們允許你走了嗎?」雕兄不悅道,「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你當我們的地盤是菜市場呢。」

「我也不知道這是你的地盤呀,真是無意冒犯,那雕兄你們想怎麼樣嗎?」林小木問道。

「好久沒有吃過人肉了,要不你割點肉留下,我們就放你離開。」雕兄冷冷道。

我靠,你當我是釋迦牟尼呢,還割肉喂鷹,哦不,是割肉喂雕。林小木心裏腹誹道。

「雕兄,我這裏有野豬肉、牛排,還有一些其它肉,可以嗎?」林小木再一次讓步。

他真的沒把握,還要保護周辰,主要他那超能力現在沒有任何作用。

「你這人類聽不懂我說的話嗎?」公雕怒道。

「那就是沒得談了。」林小木道,看來一味的退讓沒有用了。

「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別以為能輕鬆跨越幾座山峰就有資本。」雕兄霸氣道,「讓你感受下什麼是空中霸主吧。」

接着它張開了巨大的雙翅,用力一揮,也就是這個時候,黑桃紙牌出現。

【黑桃K】

【提示:這兩隻雕太過於兇猛,小心被它扇跑了。】

林小木說時遲,那時快,迅速一隻手抓住周辰,另一隻手拿出史詩級匕首,狠狠的插入峰頂的地面上,這才堪堪躲過雕兄的這翅膀一揮。

「果然還有幾分本事。」金雕誇讚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