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最新章節、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戈雲棲、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全文閱讀、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txt下載、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免費閱讀、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戈雲棲

戈雲棲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惡毒女配心尖寵[快穿]、萬人迷A不想談戀愛[穿書]、金絲雀與小炮灰[快穿]、

。 鐵匠鋪的主鍛造台雖然需要花費魔晶,但確實是非常的方便,只要把需要的東西填充進去了,就不需要去多管,等著收貨就行。

清閑下來的林軒開口道:「娜娜,我也給你看樣東西。」

一直都是奧蓮娜拿東西給他看,這次他也想拿東西給對方看下。

「什麼東西?」

奧蓮娜眨巴著絕美眸子,一臉好奇模樣地配合著。

林軒神秘一笑,走出鐵匠鋪意念一動,儲物戒指內的巨大蟲巢,就出現在部落的空地之中。

「這是,魔焰蟲的母巢?!」

奧蓮娜驚呼出聲,顯然認出了一個恐怖母巢。

林軒得意點頭:「沒錯,這正是魔焰蟲的母巢,也是這次剿滅魔焰蟲群的第二大收益!」

「第二大收益?」

本就震驚的奧蓮娜聽到這只是第二收益,更為震驚了:「莫非除了這個,主人還獲得了什麼更好的物品?」

魔焰蟲的母巢雖然沒有等階,可絕對堪比最頂級的材料,一旦成功收服裡面的沉睡的母皇,價值還會翻上幾番。

如此巨大的收益,竟然只是其中之一,甚至看林軒的口吻,還不是最為珍貴的那個,這讓她如何不震驚?

林軒笑而不語,對此只是再度意念一動,從儲物戒指中把殘缺神晶拿了出來。

「這是神··神晶?!」

奧蓮娜被真正震撼了。

神晶。

神級生物隕落後的畢生精華,是世間至高無上的結晶體。

小金就是神級生物,但現在卻無法形成這些晶體,需要達到巔峰階段的時候,才能在隕落的時候留下這種結晶。

神聖巨龍巔峰期,可是可以搏殺神明的禁忌存在。

這種存在的巔峰階段,才能形成神晶,從此可見有多麼的珍貴。

「這確實是神晶!」

林軒雖然不大清楚這些,但從系統的信息提示,他也知道這個神晶絕對非常珍貴,甚至高於破極之晶。

畢竟破極之晶才是九階罷了。

神晶哪怕殘缺了,可依然還是神階,兩者存在本質上的差異。

「主人,您的運氣,真的再度震驚到娜娜了!」

奧蓮娜一臉欽佩看著林軒,收益母巢已經足夠好運了,竟然還順道獲得一枚神晶,這已經不是好運可以形容了。

這是天上掉餡餅!

沒有天生掉餡餅的逆天運氣,絕對不可能一而再獲得這種物品。

「我的運氣,也就比一般人強一點點了。」

林軒謙虛擺手,他確實是只比別人強上那麼億點點。

「主人,這枚神晶你打算如何處理?」奧蓮娜從震驚中緩過神來詢問道。

林軒沒有回答,而是發出同樣詢問:「娜娜,這枚神晶對你有用嗎?對你的傷勢有沒有幫助?」

雖然神晶比預想還珍貴,內心也有計劃,但要是對奧蓮娜的傷勢有幫助,他依然會毫不猶豫給出。

大家是同伴這句話語,他並不是說說而已。

而且奧蓮娜傷勢恢復,或者是封印被解開,對於他的幫助絕對更大。

可惜奧蓮娜卻搖頭:「神晶確實可以療傷,可對我的傷無用。」

「那需要什麼東西才行?」

神晶都不行,林軒有些急了。

「不需要什麼東西。」

奧蓮娜笑笑道:「成為主人的僕從,娜娜也獲得了饋贈,只要吸取足夠的靈魂之源,娜娜的傷勢就可以緩慢恢復了。」

「靈魂之源?」

林軒想到了打怪時的光團。

「是的,靈魂之源,當娜娜出手斬殺強大魔獸時,就可以吸取到。」

奧蓮娜說到這裡的時候,看向林軒的目光更為溫柔,畢竟這個無法想象的能力,在認知里正是林軒這個主人賦予她的。

林軒倒沒有想這麼多,殺怪吸取光團可以恢復,他此前就已通過介紹知道,可那來得有些慢,他想著是否可以走捷徑。

可沒想到神晶的捷徑都不行,他只能熄滅這個念頭了。

同時也感嘆系統的逆天,做到了神晶都做不到的事情。

「既然你無法使用,我打算用在魔幻果園上面。」

無法用到奧蓮娜身上走捷徑,他只能把神晶用回計劃的上面了。

奧蓮娜同樣讚許:「主人的計劃很好,魔幻果園絕對是一個逆天建築,如果再配上神晶,很可能產生更逆天的變化!」

種植在裡面的植被可以加速生長,而且還有幾率在原基礎上進階,這絕對是逆天級別的行為。

如果再配上神晶,真的有可能更為的恐怖。

林軒也是這樣想的,此時見奧蓮娜也讚許,就直接拿著神晶朝魔幻果園走了過去。

種在裡面最早的力量果樹,已經結出了好幾個果子,產量方面比起野外強了一倍不止。

閃電果也大了不少,長相非常喜人,時不時有電芒閃爍而過。

其餘種在裡面的果樹,也全部已經開花結果,產量都不低。

林軒見此自然很是滿意,也更為期待加入神晶的改變。

神晶是最為高級的能量體結晶,自然是可以替代魔晶來使用的,只要你不考慮浪費的問題。

而用在別處可能會浪費,但用在魔幻果園上,這個問題自然不存在的。

林軒打量了一番,就把一枚暗淡的魔晶摘了下來,把神晶換了上去。

一開始神晶沉寂不動,也沒有能量滲出。

可當魔幻果園的陣法籠罩住它時,它猛然震動了起來,散發出耀眼光芒。

林軒下意識遮蓋住眼睛,但發現被魔蛇膽強化過的眼睛頂得住,沒有什麼刺痛,就慢慢鬆開了手,定定盯著發出神威的神晶。

它確實在發著神威,只見爆發出恐怖威勢的它,直接把另外四枚魔晶給擠掉了,哪怕五階的魔虎產出的魔晶都不行。

整個魔幻果園上空,只有它獨自散發著光芒,淡金色的能量緩緩溢出,把整個魔幻果園給籠罩住。

在淡金色光芒的籠罩下,魔幻果園看起來更為神聖了起來。

而快要成熟的力量果實,在下一刻直接就成熟了,淡淡的清香飄散而出,讓人精神抖擻。

加速成長的功效更強了!

不過沒等林軒把成熟的力量果實摘出來,部落上空突然被烏雲覆蓋,一道巨大的雷電噼啪出現,猛然朝魔幻果園劈了下來。 沐白裔面色惱怒,一拳砸向發聲的機械設備之後,那忍不住狂暴的心情才散去幾分。

「什麼破玩意兒?這都檢測不出異常,壞掉了吧!」斜睥一眼,地上近乎四分五裂的機械碎塊,鄙視地開口。

完全忽略是自己主動破壞的緣故。

「主人,這種小事應該交給傀骨來做。」傀骨有些內疚地執起她的手,輕輕地吹呼一下那因使力後有些泛紅的手背。

剛才她的情緒以及動作變化有些快,讓他沒能及時反應過來替她毀了這機器。

傀骨自責中……

不能為傀主做事的傀人,不是一個好傀人。

氣惱中的沐白裔沒搭理他的情緒變化,一手抓住感應門的框邊,縮緊手掌,狀似輕輕一握。

『咔吧』一聲,鐵制的門框頓被那隻纖細的手捏得變形,承受不住地斷裂。

「質量這麼差……」沐白裔不屑地輕嘖一聲,「這種東西早該換掉了!!」

「我要申請重新檢測,那破玩意兒有問題。」她振振有詞。

「這具身體都開始出現異常變化了,還檢測出沒異常?故意針對我是嗎?」語氣不忿。

她伸出一隻手臂,在眾目睽睽之下彎起袖子,細嫩白凈地手臂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暴凸而起的青筋爬滿了整隻臂膀,沒入袖口之下。

那異常深沉的墨綠色澤顯示裡面隱含的可怕感染源,那只有在喪屍身上可見的特徵讓人不得不懷疑她已經開始喪屍化。

「你……」眾人大驚失色。

「這種不可能出現在正常人身上的力量,難道還不夠讓那沒用的機器判定為異常現象嗎?」

話音剛落,她五指一彎,唰地一下伸出如喪屍一般的黑長利爪。突如其來的動作,將大家嚇了一掉,下意識地後退一步。

甚至有人已經準備去開啟最高防禦機制,只為將她困在這裡,直到徹底滅殺為止。

見他們嚇得不輕的樣子,沐白裔眉頭一挑,心裡的氣躁消散了不少。

見有人比自己還不爽快,心情莫名地好了不少,這種奇異的變化讓沐白裔覺得有些希奇。

難道這就是魏萬所說的『我不爽了,只要別人比我更加不爽,我就會變爽了。』

這是什麼奇怪的人類心理?

別看魏萬在沐白裔面前總是死皮賴臉地一口一個『妹子』、自稱大哥的模樣,相處這段時間他可沒少給她灌輸一些希奇古怪的理念。

他似乎從一開始就知道沐白裔對某些常理存在認知匱乏的一面,這個發現讓他興味盎然,好像無意間遇到了什麼新奇物種一般,讓他蠢蠢欲動地想搞些事情。

一旦沐愉心和王丹雅那兩個護著沐白裔跟護著自家崽子的人不在身邊,他便趁機湊到沐白裔面前使勁渾身解數地給她展現在學校不會教導的東西。

這些東西雖不是什麼違反倫理道德的理念,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容易接受的觀念。

至少在沐愉心和王丹雅那種接受過良好的義務教育,思想品德也還不錯的學生黨眼裡,他的那些思想觀念跟那種地痞流氓的坑蒙拐騙差不多是一個檔次,甚至還有更過分一些。

擁有學霸等級頭腦的她們當然不會相信他那種明晃晃忽悠人的話,但沐白裔……咳,身為尊貴偃師的她自然也不是那麼容易被人類忽悠的。

但耐不住她喜歡思考啊……以及對人類探究的興緻也逐步增多起來。

這也就導致她的思維在無人察覺之時,那搓搓地長偏了一丟丟……

若說之前她『做人』的理念大部分都來自教科書般教育人的老馮,而這與魏萬所說的有些衝突,因此引起了她的深思。

但這一點兒也不妨礙她將兩人迥然相異的思維理念全部吸收,反正『做人』總會用到的。

很多東西,不細品還沒什麼,一旦細品起來……

「看來魏萬沒有撒謊,雖然不太明白是為什麼……」沐白裔手臂一揮,眼神從他們身上一一掃過。

「但看著你們不爽快的樣子,我的心情居然舒坦多了。」她嘖嘖稱奇,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神經正緊繃地戒備著的眾人:「???」

他們那是不爽快的表現嗎?

那叫緊張、不,那是嚴肅……好吧,這都不太準確。

是幾分緊張,加上許些嚴肅,再混合著一丟丟面臨突髮狀況的驚惶失措……總的加起來,導致從外表上看去的確是十分不爽快的體現。

但是,你這個罪魁禍首別把自己的歡樂建立在他人的痛楚之上,還這麼明晃晃地說出來好嗎?

大家覺得更加苦悶憋屈了,第一次受到這種恐怖的突髮狀況不說,還要承受這種精神傷害。

今天的他們真是太難了。

除了齊坤和左俟,那些白大褂研究員和普通人一樣武力值屬於弱雞級別,其他士兵也只是因為有武器傍身,比他們好上一些。

Leave a Comment